觀看記錄
憨憨資源站 > 熱點新聞 > 北大女博士患上漸凍癥 立下區遺囑捐獻全身器官

北大女博士患上漸凍癥 立下區遺囑捐獻全身器官

發布時間:17-10-19 15:26 來源:互聯網

 北大漸凍女博士病情怎么樣了 北大漸凍女博士最新狀況 漸凍癥能治嗎怎么治

世上有太多讓人無可奈何的事。比如天災,比如人禍,比如現代醫學還無法對抗的病魔。“一個人活著的意義,不能以生命長短作為標準,而應該以生命的質量和厚度來衡量。得了這個病,活著對我是一種折磨和痛苦,我要有尊嚴地離開。爸爸和媽媽,你們要堅強地、微笑著生活,不要為我難過。我走之后,頭部可留給醫學做研究。希望醫學能早日攻克這個難題,讓那些因為‘漸凍癥’而飽受折磨的人,早日擺脫痛苦……”這是一位北大女博士婁滔寫下的遺囑。

北大女博士患上漸凍癥 歷下區遺囑捐獻全身器官

“想起以前的事就淚奔,到現在都很難接受,好好的滔哥怎么就得了這么個病呢?她的身體一點都不差的!我印象里的滔哥一直充滿活力,就像永遠都不會累一樣,面對啥事都樂呵呵的,感覺沒有她搞不定的事。”大學同學在得知婁滔得病以后說。

2012年,婁滔被學校保研送至北京師范大學攻讀研究生。婁滔研究生時期的同學程彤說,她至今仍無法將婁滔與漸凍癥聯系到一起。從研二開始,婁滔幾乎每天都會在學校操場上跑步。她體能極好,400米一圈的跑道,她能一口氣跑上十四五圈。“她的柔韌性也很好,做身體拉伸和平板支撐也不在話下,我們一分鐘也堅持不了,她堅持上十分鐘都沒問題”。

然而,就在那年暑假,婁滔開始感覺到自己不再精力充沛、活力四射。當年8月,他回到恩施度暑假的時候,經常說渾身沒勁,上樓乏力。當時,父母還笑女兒“太嬌氣”,并未當回事。

北大女博士患上漸凍癥 歷下區遺囑捐獻全身器官

10月份婁滔返校后,身體的情況并沒有好轉。一天早上,她給媽媽打電話,說一只腳的腳尖踮不起來,不聽使喚。最初,還以為是頸椎或者腰椎出現了問題,影響到腿部。直到多家大醫院權威教授會診,才被確診為“運動神經元病”。

她希望在死后將器官捐獻去幫助她人,將頭顱捐贈給研究機構,希望有一天能夠幫助到20萬“漸凍人”。無論是身體健康與否,她的靈魂始終未曾變過,與以前一樣,她想到的仍是幫助別人。“女兒得了漸凍癥后,強烈要求死后將器官捐獻出來,這是她最后的愿望。”她的母親說。

广西快乐十分在线购买